休闲文学 > 历史军事 > 大明寒门 > 第二十四章 父子同席

大明寒门由休闲文学(m.xiuxianwx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何崇源亲自出来迎接,算是很给宋宁的面子,俨然之间已经把宋宁当成了朋友。
    宋宁还是觉得受之有愧,这次他来的目的,主要是为了不让何崇源太丢面子,如果因为宋承孝的事情而令何家的面子受损,那以后宋家在城北的日子将会很不好过,他来的目的性也就很明确,保持谦卑的姿态,何崇源说什么便是什么。
    “何公子,有礼。”宋宁在礼数上还是很足的,他这个初来乍到的人,比宋承孝这样土生土长的土著还要更懂得礼数。
    何崇源请宋宁入内,此番何崇源所举行的文会是在淮南楼的二楼,等二人一起走上木质的楼梯上到二楼之后,马上有一群人迎过来。
    “何公子,我等做了一首诗词,正好想请你评鉴。”
    “何兄,你这把宾客丢下自己离开,实在是有失敬意啊,应该罚酒三杯。”
    何崇源上楼之后,马上一群人过来起哄,这些人身上所穿着的要么是绫罗绸缎,要么是细料的文衫,一看就是非富则贵,相比较而言宋宁身上则是一身破旧的衣衫,二者根本不是同一路数的人。
    宋宁的目光在全场环视了一周,居然没找到宋承孝的人影,他心想:“难不成还没来?或者是知难而退?”
    何崇源则先要给在场的人介绍宋宁,他一摆手道:“诸位,给你们引介一下,这位便是前些日子在为徐举人写信时,填了《长相思》词的宋公子。”
    “啊?”尽管在场的人都知道今天填词的宋公子会被邀请,但还是对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宋宁感觉到惊讶。
    如果从气场上来说,宋宁可说根本没有任何的威慑力,甚至连个读书人都不像,俨然是谁家的小厮,这些人看人也都是看衣着,宋宁跟着一起上来时,在场的人都把宋宁当成是何崇源所带来的随从,甚至还在想,何家为何要如此亏待府中人。
    当何崇源解释之后,有的人便在想:“到底何家下人也比这穷酸小子穿得更体面。”
    宋宁被引荐,他微微拱手便当是行礼,口中道:“诸位,有礼。”
    何崇源笑道:“宋公子,你可不知道,前日未能将你请来,可被在下身边这些友人数落不轻,今日说什么都要拜你的真容,你可算是贵人事忙……”
    这会近乎整个二楼来与宴的人,都已经到了楼梯口这边,加起来有二十多人,这阵仗已经不小,宋宁眼前的这些人,也没一个能把他当作是“贵人”,一个个看着宋宁的目光中,都带着轻视和不解,很多人还在试想,这小子到底是从何处抄来的诗词。
    “哈哈,来,给你介绍一下。”何崇源笑着为宋宁引介,“这位是城西茂安坊的陆公子,这位是林家的林中然林公子……”
    因为在场之人跟何崇源的认识程度也不一,很多人跟何崇源之间也不是很熟,甚至有些人的名字,何崇源也不知,再加上很多公子哥都没到虚岁二十,尚且没有表字,都直接以姓氏或者是名字代替。
    一圈介绍下来,宋宁虽然能记住这些人的姓氏,剩下的他也就记不得,毕竟也只是听了个名字,名字是怎么写的还另说。
    吴侬软语听起来也不是很习惯。
    在这些人之中,算是有本事的就是那个林中然林公子,最后何崇源还特地又重新介绍了一下,宋宁这才知道,原来林中然是如今宁海县县丞林鹤的三儿子,也已经考中了童生,准备进秀才考试,已经属于是“官宦之后”,跟在场大多数属于士绅之后还有明显的不同。
    林中然上一次的文会也没来,这次也是受那位陆公子的邀请而来,这位陆公子跟何崇源的关系也不是很亲近,否则何崇源也不会连此人的名字都不记得。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一名叫苏业的人跟何崇源的关系不错,看上去笑眯眯的,也没什么城府,便过来跟宋宁有说有笑,在宋宁看来,这苏业也更像个笑面虎,其心机也不低。
    来人不少,各都有各自的心思,宋宁也不敢随便造次,他就好像个谦卑的学生一样,见了谁都在行礼,把自己摆在很低的身段上。
    “诸位,既然已经引荐过,我等也该入席。”何崇源说着,突然好像想起什么事来,问道,“刚才宋老官呢?”
    宋宁这才知道,原来宋承孝那边已经提前一步来了。
    苏业笑道:“这不,在一边写诗词呢?”
    经过苏业的提醒,宋宁这才发现人在角落那桌,正在拿着毛笔在宣纸上写字,好像是浑然忘我,以至门口发生的热闹事都浑然不顾的宋承孝。
    这会的宋承孝倒是有几分大家气度,除了身上的衣服寒酸一点,气势倒是很足,好像来之前就早有准备,宋宁看到之后也不由眉头直皱,如果是让他自己来单独应付这场面,倒也没什么,谁叫他前辈子就是跟人打交道的?
    但现在加上个不靠谱的老爹,事情可就有变化了。
    谁知道宋承孝能在这种场合表现出什么非常的事情来?当儿子的,总不能事事去为父亲擦屁股。
    众宾客本来就对宋宁这样的年轻人不屑一顾,被苏业这一引开话题,所有人都往宋承孝身边走过去,其中姓洪名叫洪斐的二十多岁公子走过去道:“宋老官,你这架势不错,但你这诗词写得却还是跟上次一样狗屁不通啊。”
    “哈哈!”旁边跟着哄笑声一片。
    宋承孝作为一个读书人,而且考多次院试不中,在城中已经成为笑谈,很多人虽然没见过此人,但多少也听说过宋承孝的事情。
    如果是跟这些人同样的身份地位,这些人也不敢公然在文会的场合去调笑旁人,但就是因为宋承孝的社会地位低,以他们想来宋承孝不自量力到这种场合来,就是当笑料,被人调笑,甚至是拿来当消遣的。
    宋承孝好像故意要装出自己专心致志的样子,就算听到洪斐的奚落之言,也装作充耳不闻,他继续写诗词,但笔下已经没之前那么龙飞凤舞。
    宋宁之前便知道,自己的父亲在书法上是有一套的,三十多年的积累,让宋承孝的书法有柳体的形,还有草书的貌,写出来也可说是自成一派,但可惜宋承孝没什么功名在身,以至于就算字写得好也是徒劳。
    何崇源往宋宁这边看一眼,上前说和道:“诸位也先不要打扰了宋老官作诗,我等不妨先入席,边喝酒边聊。”

休闲文学(m.xiuxianwx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大明寒门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xiuxianw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