休闲文学 > 其他小说 > 大明建昌侯 > 第二百二十章 无解

大明建昌侯由休闲文学(m.xiuxianwx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朱祐樘如今对张延龄的寄望太深,以至于有什么事都会跟张延龄商议,而且是那种私下的商议,不走朝堂渠道,这种私下的问策,简直是把张延龄当成宰辅一般的枢机重臣。
    “二弟啊,姐夫都问你了,还不赶紧回答?有什么好办法,能一次把边疆问题都解决了?”
    张鹤龄一看自己居然也跟着二弟沾光,跑到皇帝这里来,被问军政上的大事,除了自己面目有光之外,还希望弟弟能有好的表现。
    张延龄道:“大哥,其实边疆有困难,最好是派个人去边疆领兵打仗,要不大哥你是否能胜任此差事?”
    张鹤龄一怔,随即骂道:“二弟,在姐夫面前你也敢随口乱说?此等地方何等庄严?”
    一向没溜的张鹤龄,居然还会板起脸教训弟弟。
    朱祐樘一笑道:“延龄,其实你有什么直接说便可,难道你认为,现在朝廷应该在西北用兵?把战事扩大一下?其实……边疆的奏报中,是有提到,想要出兵关外,做一番巡防交战,把鞑靼气焰给打下去的……”
    张延龄没有去回答。
    还是那个问题。
    自己不懂。
    加上他对北方边疆的守军将领,包括那些督抚、总兵的不熟悉,万一这场出击战失败了,谁主战谁就要担责的。
    苦心在户部中,涉及到盐政、商业、查贪等做出一点成绩,可不能因自己贸然的建议而付诸东流。
    “陛下,臣认为,西北军政当以有经验的统帅来负责,臣自来对北方军政之事了解甚少,若是贸然提议军政之事,怕不但会遭朝中同僚的攻讦,且出了任何的偏差,都不是臣所能承担的,臣不敢妄言。”
    张延龄说明了自己的难处。
    不懂不会去装懂。
    但若说完全不明白,他还是能说出一些所以然,但这些东西跟西北克敌制胜还是有差别的。
    “嗯。”
    朱祐樘点了点头,似乎对张延龄虚心诚恳的态度算是满意。
    “行吧,明日朝堂上,朕再问各卿家的意见,今日就不多问你们,早些出宫,回去休息吧……”朱祐樘没有勉强。
    张鹤龄瞪着自己的弟弟,似乎在怪责弟弟没有好好表现一番。
    等兄弟二人出了乾清宫之后,张鹤龄劈头盖脸道:“老二,你是不是连装样子都不会?你不懂,你可以装懂啊,随便说两句,反正能在姐夫面前装装样子就行。”
    张延龄道:“那大哥为何不去装懂说两句?”
    “我……嘿,你诚心看为兄的笑话是吧?为兄知道偏头和宣府在什么鬼地方!老子又没去过……”
    张延龄笑着打量兄长一眼,好像在说,你没去过,我就去过了?
    “这要是明天,在朝堂上,姐夫问别人有成效,对你的信任可就没那么高,咱兄弟二人苦心经营出来的局面,可就要毁了!”
    “大哥,这局面是你经营出来的?”
    “废话,大哥我没跑东跑西是吧?”
    又来。
    “那大哥带来的木匣子,可有用御赐的东西塞满?”
    经过张延龄的提醒,张鹤龄瞬间好像救醒了。
    他立在原地,一拍脑门道:“你小子……都怪你,只顾着想你在姐夫面前说什么,居然把这么大的事给忘了,我这就回去……”
    “大哥省省吧,陛下要休息了,或许他还要见李广呢。”
    “李广?”
    张鹤龄不明白,这件事跟李广有何关联。
    张延龄自然没去说,有关朱祐樘想让李广给他算前程的事,现在他跟李广的矛盾还没有摆在明面上,但随着自己地位的提升,李广已经成为心腹大患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……
    翌日清晨。
    奉天殿外,朝议尚未开始。
    众大臣正在商议事情,而最重要的莫过于西北军政问题,涉及到了偏头关和宣府周边的军情告急。
    “听闻,昨日里万寿宴之后,陛下问及张家外戚有关宣大兵马调度之事,张家外戚直言对此不懂。”马文升带来一个很劲爆的消息。
    此时在这一撮人中,除了内阁四人之外,只有马文升和周经二人。
    等于是一个六人的小会议。
    刘健脸色呈现出怪异的笑容道:“他也有不懂的时候?”
    徐溥道:“他说不懂,很可能是不想惹祸上身,即便他读过一些兵书,但在殿前献策,也无异于纸上谈兵,有了功劳不归属于他,出了偏差则会归咎之,他这是明白自己的处境,所以不会乱给军策建言。”
    剩下五个人都打量着徐溥。
    似乎徐溥比谁都了解张延龄。
    说得头头是道。
    不过想想也是,西北军政问题涉及到的人情事太多,历史遗留问题更多。
    不是随便查个案子、搞个晒盐法就能解决问题的,想把草原彻底平定,连当年明太宗都没完成,更有后来的土木堡之变,大明一般是不会主动招惹草原异族的,除非异族犯境。
    在北方问题上,朝廷一向主张固守,在此前提之下,所涉及到的重点就是钱粮物资的调运。
    谁言出兵,谁就是跟大明对外夷的国策作对,必然也没好下场。
    “如今又能如何?宣大两处之间,被兵马袭扰众多,百姓多有被劫掠,若是坚壁清野……只会助涨外夷气焰。”周经一脸为难。
    作为户部尚书,他可不主张在九边中路,也就是宣府到大同一线搞坚壁清野,那可是大明朝自己的国土范围之内,长城关南。
    被敌人杀到家门口,还要把所有的兵员和人口都收到城塞内,跟外夷打坚壁清野的战术,想想都会让人觉得窝囊。
    “外夷袭边又不是一天两天,难道真要重开互市不成?”
    几个人商讨来商讨去,仍旧是没好的建议。
    关口还是能守得住的。
    偏头关等关隘,根本不愁被外夷攻破,但问题是除了关隘之外,大明的兵马就没法出城。
    等于说,大明所谓的雄兵,只能立在城头上,看着敌人在自己的国土范围内肆虐,谁都不敢轻言出击,而之前贸然出击已经吃了败仗。
    鞑靼犯境的目的,也不是为了攻取这些关隘,就是为了劫掠。
    官兵遇到了强盗,出去打打不过,守在城里任由强盗胡来?
    这局面……
    简直无解。

休闲文学(m.xiuxianwx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大明建昌侯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xiuxianwx.com